【雲論】張誠/憑電腦檔案破共諜案?台灣反情報工作該檢討了

d3144826-2

媒體報導,雙面諜李振成(Jerry Chun Shing Lee,音譯)離開美國中央情報局(CIA)後,在2010至2012年間,洩露美國情報人員資料給中國,導致美大量情報人員在中國被捕或失蹤。事實上2013年,李員由亞洲回到美國時,聯邦調查局即曾潛進到他下榻的汽車旅館,搜獲與中國線民接觸的證據,但卻遲至今年初才真正把他逮捕,也讓整起案情發展宛如電影情節般值得玩味。

美國有兩個著名的情報機構,一為美國中央情報局(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,簡稱CIA),以及美國聯邦調查局(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,簡稱FBI)。CIA是美國對外情報工作的主體,FBI是美國反情報工作的主體,由名稱可知,情報(Intelligence)與調查(Investigation)關係密切。情報的定義很科學,情報工作從資料調查、蒐集開始,把許多無關聯性的資料(Data),轉換成有意義、有價值的資訊(Information),再由資訊統計、分析出能讓人聰明運用的情報(Intelligence)。簡言之,情報形成的工程,就是從Data、Information到Intelligence的歷程。

昔日,日本突襲夏威夷珍珠港發動太平洋戰爭之後,美國與中華民國正式形成盟國,當時美國對中華民國的第一項軍事支援就是「氣象」。「氣象」對軍隊作戰來說非常重要,如果沒有完整的氣象資訊,很可能會讓軍隊陷於泥淖之中。「氣象」也是從資料蒐集開始,從Data轉成Information之後變成可以運用的Intelligence。經由氣象預測能力的建立,中華民國的軍事情報開始進入相對科學的正軌。這就可以理解中華民國軍事情報局的前身,為何叫做「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」(軍統局)的原因。

情報的概念不只應用在軍事上,銀行貸款時的徵信,也可視為情報的應用。舉例來說,有位先生到銀行貸款,假設他的房子價值是一千萬,要貸款200萬,這是個合理的案件,照理說到此為止,銀行應該會貸款給這位先生。此時,若銀行有個「負面新聞資訊系統」,發現這位先生是個惡名昭彰之人,他很有可能用這筆錢做走私或從事違法,這時銀行應重新裁量是否要貸款。也就是說,「負面新聞資訊系統」就是從許多的新聞「資料」中,整理出所需要的負面「資訊」,而成為可以作為預先防範的「情報」,也是一種情報系統。

▲▼王炳忠等人今天到北檢領取證人旅費。(圖/記者張曼蘋攝)

▲檢調日前搜索扣押王炳忠(左一)等人的電腦、手機,經分析解密後稱已掌握涉共諜案的相關證據。(圖/記者張曼蘋攝)

事實上中華民國的情報史中,曾遇過一次嚴重挫敗。1996年導彈危機,當時李登輝總統為安定民心,不經意講了一句:「不要擔心中共,中共所發射的彈道飛彈是包空彈。」沒想到中共就依「包空彈」3個關鍵字,找到內部知道是包空彈的人,因為,這肯定只有少數關鍵者才會知道。後來逮捕了一位解放軍少將,並破獲一個中華民國的情報網。據說,當時中華民國在中國大陸損失了大概2,000位情報人員。由此案例可知,情報運作的基本模式就是「保密」及「關鍵字探索」。

所以,保密是情報工作的必備特質,重點是不能留下任何痕跡,一方面不留下資訊給反情報工作運用,另一方面,才不會成為事跡敗露時的證據。因此,從事第一線情報工作者的關鍵本領,就是要有超強的記憶力,一切放在腦裡,不留下任何紙本或檔案。這也就是為何2013年,美國FBI在汽車旅館找到李振成與線民的互動紀錄時,不做任何動作,因為這紀錄的出現,有違情報人員訓練準則,難以做為證據,為更精準掌握其他證據,美國FBI才會拖到2018年才展開拘捕行動。

反觀台灣近期與新黨有關的共諜事件,調查局聲稱在「證人」的電腦裡找到重要證據,但誠如上述,一個訓練有素的情報人員,是不會留下任何蛛絲馬跡的。所以這起共諜案的「證人」們若真從事情報工作,那肯定不是核心情報工作人員,而是非常外圍的情蒐人員,且因沒接受過完整的情報訓練,才會留下證據。此時調查局的反情報工作,絕非立即宣布破案,而是應以放長線釣大魚之姿,靜靜追蹤此情報系統的「上線」。然奇特的是調查局仍決定把這案子給「破了」,讓人直覺不過是「搶功」以凸顯中國大陸對台的不友善,順便運用政治資源對島內對立勢力清理門戶。衷心希望筆者的推論僅是假設,否則,台灣的反情報工作真得認真檢討了。

【雲論】張誠/憑電腦檔案破共諜案?台灣反情報工作該檢討了

Share on facebook
Facebook
Share on google
Google+
Share on twitter
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LinkedIn
Share on pinterest
Pinteres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